您的位置 > 首页 > 娱乐新闻 > 新闻正文

自述带双栓_女性隐形蝴蝶

晋先生一直未婚,但他的笛声婉转动人仿佛情人呢喃低语。好友小路涉世未深天真活泼,但她的《回忆》却沧桑质朴宛如老者在炉火前怀念过往。 音乐,永远都那么公平,不问过往,不问身份

 晋先生一直未婚,但他的笛声婉转动人仿佛情人呢喃低语。

好友小路涉世未深天真活泼,但她的《回忆》却沧桑质朴宛如老者在炉火前怀念过往。

 

音乐,永远都那么公平,不问过往,不问身份,只要心有纯净,便都能弹出动人的乐曲。

 

所以……她深吸了一口气,没关系,有阴影也不怕,她可以慢慢来,再次让心变得纯净起来。

 

她遭遇了不幸,可这世上的美好不因此而减少。

 

她心有怯懦不安,但勇于抗争的人们依然勇敢坚强。

 

她或许无法拥有那些美好,但不妨……做一个美好的见证人和歌颂者吧。

 

这样想着,复杂起伏的心微微平静了些许。

 

还好,最近没有演出任务,她还有时间调整状态。

 

这一世……她至少不会再像前世那样凄惨了。

 

她一定,一定要逃离那个恶魔,然后,紧紧地,拥抱着她最爱的音乐,度此一生。

 

乐队里的人,练习都刻苦,俗话说,一日不练,手生,况且他们都是以此安身立命的人,每天至少六个小时以上的练习是基本功,遇到新曲排练,这个时长还会增加。

 

这真的是奇妙的感受,身体十分适应这种强度的练习,哪怕到了后来,手腕肩膀有些许的酸痛,但是稍事活动便就放松开来,但心灵却,既疲惫又满足,音乐,就像曾今一样,再一次的治愈了她。

 

她曾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,那时候母亲跟父亲情义甚笃,因此母亲竟都没想过再拥有其他男人,但就在她六岁的时候,一次意外,父母竟双双离世。

 

那时候,她整日整日的哭,要爸爸妈妈回到自己身边,然后收养了她的人——也是父母曾今的忘年交,她后来的恩师,他其实也不是能言善辩的人,只是一直陪着她,把她抱在怀里,一遍又一遍的给她弹琴。

 

记忆里的童年,充斥着错落清脆的钢琴声,从那魔法一样的黑白之中迸发的每一个音符,都像是雨滴,落在她幼弱的心田里,让干枯的土地重新迸发绿意。

 

然后是小提琴,悠扬动听的琴声比钢琴还让她觉得着迷,她那时太小,瘦瘦的,手指也没力气,于是恩师想了想,还是给了她一把最小号的小提琴,就像是一个精巧的小玩具一样的琴,却成了她迈上音乐之路的开端。

 

那时候她比其他孩子都沉默,也不肯跟别人交谈,开心了、难过了,就都跑到琴房里,把琴拿出来,独自演奏着自己的心情,后来恩师把她带进了乐团,和许多前辈、同龄人一起,她才算渐渐跟别人有了交际,而话题的开端,往往都是音乐。

 

音乐救赎了她,可以这么说。

 

乃至后来恩师年事已高,身患不治之症,日渐衰弱,最终离开人事……那一段时间,也是这把恩师馈赠给她的“白川”,陪她度过了那日日夜夜。

 

生离死别,人之常情,概莫能免,这世上每一分每一秒,都有无数欢乐和悲伤的事情在发生,但音乐,始终,都可以抚慰人心。

 

对她而言,音乐,不仅仅是她的梦想,更是她的精神导师和人生伴侣。

 

整整一天的练习,身边是那么多的同伴,那样充盈的,精神上的饱满和疲惫,让她有了切切实实,又回到这个世界的幸福感。

 

那么……是可以继续的,对吧?这样的幸福,她希望能永远不再失去。

 

实际上就在她穿越了时间,重生之后,关于那些黑暗的痛苦的记忆便被她的大脑屏蔽了一部分,那些痛苦的记忆如同被人用水模糊了的墨画,她心里清楚那是痛苦、是绝望,可是那种几乎足以将人逼疯的痛苦已经在重生的那一刻,被自我保护一般的,被她的大脑自主模糊了印象,这才是她能这么快,便恢复了基本正常的原因。

 

否则,一个正常人遭受了那么恐怖的事情,大多是会变的精神失常,甚至完全无法正常生活的,她只是稍有恍惚却还能正常生活,这恢复速度原本就不太正常。

 

这就如同把黑暗的记忆封印了一部分,所以没有压垮她的神经,再加上重生到此刻时,噩梦般的记忆被磨损了清晰度,而曾今的记忆却被加深了印象回溯一遍,所以她才在醒来后很短的时间里,毫无障碍的接受了曾有的记忆,很快便坚定地认为自己是重生,而不是什么临死前的幻想。

 

但心里的阴影是始终存在的,即使被模糊了细节,封印了最恐惧的感受,只是那样一个大概的轮廓就足以让她痛苦煎熬,而这,却是需要时间和更多的方法来治愈了。

 

至少现在,当有异性靠近的瞬间,她还是会觉得寒毛直竖,即使那是曾今的友人,即使她清楚别人毫无恶意抱着友善之心。

 

这可怎么办呢……重重叹了口气,坐在窗边看着海上的夜空,这个样子,她怎么才能顺利的“睡了”那个莫言白呢?

 

第五章 我该怎么睡了他?

第五章 我该怎么睡了他?

 

就在她的反复纠结中,周姐把安排表往她面前一丢,便不由她继续犹豫下去的,将她打扮妥帖,扔上了那个舞会。

 

周姐不愧是有“乐团保姆”之称,在她的名气大到足够拥有私人经纪人之前,便都是由周姐一手打理了她所有的对外事宜,而像她这样做的人还有不少,毕竟乐团里可不缺那种一门心思只管音乐,而人际交往能力低下的人,对像她这样的人而言,应酬真的是件太花精力的累人的事情,关键是效果还……好吧她相当承认自己不善言谈,也不会八面玲珑,也不够讨喜,也不够聪明伶俐,她一直都是个有点讷于言谨于行的人,带着点音乐家的“痴”,所以,她一向是感激着周姐的帮助的。

 

她身上穿着上船前就备下的两件礼服之一,抹胸的蓬蓬裙,裙摆纹路如同白贝壳一样展开,样式上来说没什么新意,但是纯白色泽和细软的白纱,衬在年轻娇美的人儿身上,不需要太多装点,就显得很是明丽,年轻就是这样,清纯美丽,出水白莲当如是。

 

只是美人的眉眼间却总带着一种忧郁的味道,显出与装扮不太相符的味道,却更显得让人怜爱,想要抚慰她的忧伤。

 

>>>全文在线阅读<<<

本文标题: 自述带双栓_女性隐形蝴蝶 新闻转载自网络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kphzp.com/ent/911272.html

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

搜狐彩票网 广东11选5 传奇私服_中国 传奇私服考查询 最新的传奇私服发布网 北京快三 中国福彩网 黑龙江11选5 江苏11选5 江西11选5 爱彩票 彩经网 极速11选5 上海快3 乌恰县| 桐柏县| 华蓥市| 康定县| 五常市| 资源县| 聂拉木县| 宁河县| 锡林郭勒盟| 襄樊市| 玛多县| 读书| 本溪市| 进贤县| 东源县| 三穗县| 宾川县| 大竹县| 团风县| 静安区| 和硕县| 鲁山县| 台北市| 鲁山县| 靖宇县| 普兰县| 金山区| 汉源县| 临海市| 柞水县| 辉县市| 攀枝花市| 衡水市| 广德县| 邹平县| 沂水县| 桐城市| 宁化县|